成果人工_咨询业界

京都承载了回忆,包括曾经摩登的过去

京都承载了回忆,包括曾经摩登的过去

书与青鸟,在複杂纷乱的尘世中,从书本的青鸟进入灵魂独处的世界,思考书跟现实的连结、人和作者的知识脉络并深入自我,从中谱成一幅澄澈灵魂的意象。书店原始建筑的三角形窗,传递一个人无法独自生存的,需与大自然孕育共生,青鸟能穿越其中并互补于不同层次里,在面临世俗环境中始终坚守信仰。让阅读重新定义自己的灵魂,让书店因独立而自由。

「触景伤情」,看到的是景,翻上心头的是过去的种种。我们对一个地方有喜爱有厌恶,或许都不是对那地方的真实感受,而是对所经历的回忆,所说的一字一句,所在的一分一秒有着浓烈的情感。你的京都、我的京都、每个人的京都,一定都有属于一段自己的旋律。

时报文化2018年1月出版了李清志的《美感京都》,他以都市侦探的敏锐,洞察了京都许多不为人知的一面,但这千年古都之于李清志,最深切的还是莫过于〈记忆的京都〉篇章里那严肃寡言的父亲。而京都之于朱全斌,则是与妻子相识的三十多年时光。青鸟书店与时报文化在邀请二位来到华山乌梅剧院,聊聊他们记忆中的京都,聊聊京都对于他们,深藏着怎幺样的回忆。

朱全斌一开头便说自己本来并不是很喜欢京都,他有一个年轻的灵魂,东京或许才是他的城市,但妻子韩良露对于京都的深爱,让他也跟京都结下了不解之缘。「灵魂越老,才会越懂得体会京都的美吧。」他这幺笑道。父亲于14岁便到京都唸书,77岁春天接到了同学会的邀请,与父亲前往京都时,李清志对于父亲的年少时期产生了好奇,也与京都有了更深一层的牵绊,对他来说,那是一个未解的谜,一块记忆中缺少的拼图。他们都因为深爱的人,认识了京都。

在京都,有时看的不是日本历史,是童年时光。灯笼的劳作、外婆曾经做过的艾草糰子、在瑠公圳骑脚踏车的时光,这些过往在京都被唤醒。在台湾已经消逝的,在京都都意外地被保留了下来。日本好像对于召唤回忆特别有一手,李清志在书中写道「日本中小学都会在校门口,种植一棵樱花树,而学校入学式、毕业典礼、甚至进入会社等,都是在樱花开放时节。所以人生重要的时间,都有樱花的绽放与飘落⋯⋯」在亲同学会时,看到他与老友们在樱花树下一起忆当年,樱花树不曾消失,仍是年复一年的绽放,岁月却在人脸上留下了明显的足迹,曾经的看板娘,如今也成为了一位慈怀的老婆婆。然而过了半世纪父亲的租屋处,在穿过长长的巷道后,绕过转角却仍是好好的矗立在那。「京都的转角总是不会让人失望呢!」

这样未消逝的景,让两张记忆的地图重叠了,两份时光的交错,成了过去与现在的平行时空,京都就是常常这样的让人触碰到时间吧。

或许人们真如朱全斌所说的那样是如此的脆弱与单薄,却非常的美,就像是京都的美。纸糊的拉门、金扇、精緻的食物,盛开的樱和红透的枫,他们以最美的姿态出现在这世界上,却是生命终结时的最后一刻,那是用尽力气演出的最后一场剧,他说:「盛开的樱花告诉你:『人生是可以如此的美好,但也可以非常的无常。』」与一个人分离后,是很难旧地重游的,景物的常在,此时成为了一种折磨。它从甜腐烂成苦,可却因为它成了苦,更能珍惜过往的甜,更想从苦中提炼出一丝的甜,最后就着那样的甜将苦一併吞下。韩良露过逝后,朱全斌独自前往京都,或许这是一种残酷,但我想这更是一种疗伤。韩良露生前喜爱葛切,他却是在独自前往之后才体会到葛切的美味(葛切为日本传统点心,利用葛根所取出的澱粉製作而成,煮熟后透明有劲,通常沾黑糖蜜食用),一种朴拙的简单与幸福,然而感受竟是如此繁複。

京都人留着古典气息的血液,尽其所能的将古物保留。但李清志说,京都其实是一个勇于接受新东西的城市,也是日本最早发展西方文化的地方,像是路面电车,法式咖啡厅进进堂等。在三条大通一带充满了许多西式老房,在当时西洋楼房为新颖的建筑,今日却成了京都特有的文化财。「京都毕竟是一座活生生的城市,而不是时代剧里的古装场景,这座城市会成长、会生病、会死亡、也会重生,城市变化过程中,出现异形怪胎,是万物变化过程中的常态。」书中这样写道。

早在数百年前,京都就开始学习异国的建筑,而1896年伊东忠太的本愿寺传道院更是被人们以「幻兽建筑」称道,有着俄罗斯风格的洋葱屋顶以及怪奇的神兽。在京都,若想改变都市的样貌,可是会引来众多非议的。然而,京都并不会这样一成不变,若林广幸将河豚料理店改造成工作室,认为吃河豚本身就是拿命赌博,但即使如此,河豚料理却仍是名物,京都需要这样的冒险刺激。于是丸东十五号、十七号就这样突兀的矗立在市内,搅动着京都的平静。现代与老派的并存,成为了京都的日常景色,你可能踏入一家咖啡厅,店里流淌着轻柔的爵士乐,两位着典雅和服的少女映入眼帘,他们啜饮着咖啡。在〈异形的京都〉与〈科幻的京都〉里两个篇章,李清志还介绍了许多不京都的建筑,而这些不京都的建筑,或许正是让京都更饶富趣味的点缀。又究竟什幺是京都的呢?应该是在传统里有一点叛逆的精神吧,这样的精神,绝对不是首次造访京都就可以察觉的。

京都的面向不是单一的,这个千年古都,在时光的历练下持续在变,也许正如樱花的无常,便是恆常。许多旅人来到这,无疑是想触摸时间的痕迹。时间的洪流是不止的,川流依旧在,樱树仍旧灿烂。旅人到此创造了一次又一次地记忆,一次又一次地堆叠、沈积。在下回的旅程,重新翻搅,沈澱,沈澱出属于自己的京都。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