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果人工_咨询业界

林炳顺若上阵攻格拉那再也‧“老夫子”连输3届烧18万

林炳顺若上阵攻格拉那再也‧“老夫子”连输3届烧18万(雪兰莪‧八打灵再也13日讯)连续3届在全国大选中以独立人士身份竞选国会议席的“老夫子”林炳顺,在3届大选不但均以低得票率落败,还让他痛失按柜金,前后狂烧总数18万令吉的竞选基金。面对来届大选,林炳顺从两年前等到现在已不耐烦,甚至早已意兴阑珊,迄今仍未决定是否第四度上阵。不过,他说,就算上阵,他也会选择回到雪州格拉那再也国会选区,因为他在该区的名气最响亮。由于拥有一头类似漫画人物老夫子黑帽般的髮型,而被称为老夫子的62岁励志讲师林炳顺,曾于1999年及2004年两度上阵武吉免登国会选区,但仅得198票及132票。2008年,他再战格拉那再也国席,虽然获得两千多票,但得票总数仍少于投票总数的八分之一,因而被没收抵押金。自称应在国会问政如今,第十三届大选即将开打,林炳顺接受《》访问时说:“我还未决定是否再上阵,反正还有时间,让我再观察局势演变,我已经三连败了,总不能每一次竞选都输。”他说,竞选国席的抵押金是1万令吉、竞选经费、宣传品的开支大约5万令吉,他竞选过3次,总共被没收3万令吉按柜金,总共耗费了18万令吉。三度参选“蒸发”了18万令吉,令林炳顺感到心痛,但他对此仍抱着阿Q精神的心态,并说:“我只是使用廉价竞选方式,其他候选人开支更大,损失比我更惨重。”自308大选结束后,林炳顺便失去蹤影,一直忙于写书《勇于失败》以及出国演讲,足迹遍布瑞士、印度、印尼、泰国、大马及新加坡,他不停地说:“我很红,也很忙!。”虽然他没有服务中心或为民服务,如果真的还会上阵,他仍认为自己最有胜算的国会选区是在格拉那再也,因为他在这区的名气比较响亮,当年竞选武吉免登只是抱着姑且一试的心态。他也自称是国会议员的材料,应该在国会问政,州议员的工作是民生服务,应该留给国阵或民联。大选拖延冷却竞选心早在2011年大选传言甚嚣尘上时,雄心壮志的林炳顺赶紧订製竞选产品,讵料首相竟然等到国会届满的最后一个月,才宣布解散国会,让他竞选的火热心情由热转冷。当时,林炳顺订购印有自己肖像的面具、贴纸及塑胶大手掌各2000份,可惜国会久久不解散,堆积如山的竞选产品囤放在家中储藏室。“本来我很想第四次竞选,但是我等待国会解散,等到很烦闷,到现在已经意兴阑珊,我不知道还要不要再出来竞选。”对于他对人民公正党格拉那再也原任国会议员罗国本的看法,他形容对方没有动静,不懂会否再上阵。“大马人的生活越来越富裕,大家都希望安稳的生活,一旦政权转移,绝不会发生骚乱,人民应该勇于善用手中一票,不要害怕513事件会重演。”独立人士联合阵线解散林炳顺以“勇于失败”作为其人生的座右铭,他说,面对失败也要爬起身,偏偏他于上届大选成立的“全国独立人士联合阵线”(UNIF)一败涂地,宣告瓦解。“我成立的阵线曾经有四五名独立人士加入,但是大家在败选后都垂头丧气,逐一离开了,现在只剩下我一人。”问他独立人士联合阵线会否再在本届大选出现,他哈哈大笑说:“这个阵线只是一个名称,没甚幺大不了。”预测中央政权属国阵林炳顺预测,13三届大选,中央政权仍是国阵囊中物,不过多达6州政权将落在民联手中。他认为,民联会保住雪兰莪、槟城、吉打及吉兰丹;霹雳会重返民联手中;伊斯兰党也会重夺登嘉楼。“国阵对决民联,双方胜算是50对50,重点州属是沙巴,如果沙巴人支持民联,中央政权说不定也更改。”他指出,行动党顾问林吉祥飞象过河到柔佛也于事无补,民联只能多胜几个州议席,无法赢得柔州政权,这个国阵堡垒区太稳固。“虽然国阵继续掌管中央政府,但是没有州政府的配合,许多计划无法落实。”【採访手记】剪老夫子髮型就是上阵时林炳顺邀请记者到他位于梳邦再也的独立式洋房做访问,只见他头髮散乱、两鬓斑白,不见以往怪异的老夫子髮型。他原先身穿T-恤短裤出门迎接我与摄记,但为了上镜好看一些,他才又进房换了一套衣服,但只见他不过是换了另一套的T-恤短裤。访问当儿,他不忘介绍自己3年前买下的洋房有多大及多贵,还笑称:“这栋洋房市价几百万,其实我也不必再做了,参选只是兴趣。”林炳顺自信满满地说,如果大马是美国,以一人一票选总统,以他的才华肯定当选总统。“经历3次失败,我学习到要胜选是不简单的事,但是我从不后悔,然而,最令我失望的事,就是竞选期太短,一届国会大约5年,人民很容易忘记我,应给我充足时间去竞选,至少两週时间。”问他几时决定上阵一事,他说,当他再次剃出老夫子的髮型时,就是他做出决定的时候。/报导:洪国川/摄影:辛炳耀‧2013.04.13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